8日上午,今年57歲、頭髮已花白的李興華坐在深圳中級人民法院的審判席上。曾經身為廣東省科技廳廳長的他,被指控涉嫌受賄超4000萬元人民幣。其中有1840萬元用於償還其兒子的賭債。李興華在法庭上表示,他不清楚兒子究竟輸了多少錢,是商人主動要求幫他“解憂”。
  羊城晚報記者 林園通訊員 王東興
  他進牢房妻兒在國外
  李興華受賄案的曝光,不過是廣東科技系統貪腐窩案的一角。據瞭解,廣東科技系統爆發涉及70多人的貪腐窩案,席卷廣州、佛山、中山、河源等多地,其中廣州、佛山是重災區,兩地科技系統有50人被調查。
  檢察機關指控,李興華涉嫌受賄1991萬元人民幣、美元3萬元、港幣110萬元以及收受企業乾股摺合人民幣達2160萬元。在其受賄行為中,科技企業商人葉某等是他最大的“金主”。為企業申請科技扶持資金“開綠燈”,是他受賄的“最大籌碼”。經司法會計檢驗,2010年10月1日至2013年4月30日期間,因為李興華的“關照”,廣州首誠太合、東奧信息公司、廣東聖洋信息、中信能源公司共獲得科技扶持資金人民幣高達9505萬元。
  在庭審現場,公訴人引述證人證言說,在廣東省科技廳原高新處處長王韌被調查前,李興華已聽到風聲,他立馬讓葉某去通知王韌。他還讓葉某幫他安排妻子和兒子出境,最終李興華的妻子和兒子順利經香港逃到境外。
  法庭上,李興華不承認是他有意安排妻子和兒子逃到境外。他的說法是,兒子是2013年6、7月出去的,當時是為了讓他遠離賭博的環境。妻子退休後在家覺得無聊,剛好新加坡有一個親戚腳扭傷了,她就過去看看。“至於他們現在在哪裡,我在‘裡面’也不清楚”。
  辯稱想賣房替子還債
  李興華一案,最令人唏噓的是李興華兒子李晟豪賭,豪賭輸錢高達千萬元。在庭審現場,李興華的說法與檢方指控相去甚遠。
  據指控,李興華多次向葉某等人,傾訴其兒子李晟有賭博的惡習,欠下巨額賭債,債主多次向其家人追債,已嚴重干擾其家庭生活,並威脅到人身安全。為此,他要求葉某等幫其兒子解決償還賭債的問題。葉某等人也前後用了1840萬元幫李晟還債。
  李興華則表示,自己沒有主動要求。他和葉某、唐某熟識後,一天葉某來到他家聊天,看他愁眉不展,就問發生了什麼事。李興華提到李晟沉迷賭博,讓他感到很悲傷無奈,而且追債人的討債行為,已經嚴重干擾和威脅到家人。報案又怕家醜外揚,影響自己的仕途。葉某就主動表示,幫他解決賭債的問題。“我當時覺得很感激,同時對他提出兩點要求:一是不能用政府撥付的科技扶持資金來還賭債,二是自己家裡現在沒錢,要等把房子賣了以後才能還錢給他。”
  李興華說,自己一直不知道兒子到底欠了多少賭債。而李晟的收條都在葉某手上,葉某本人也沒有具體告訴他細節。
  李興華懷疑,葉某可能會在賭博數額上向唐某“報大數”,以獲取私利。他說,葉某很聰明,但為人比較陰險狡猾,在商場搏殺手段毒辣,經常在自己面前炫耀如何設計了對手。“從他的為人來看,他完全可以借用我對他的信任向唐某‘報大數’。”
  李興華表示,在兒子賭債的問題上,他希望法院能夠通過庭審依法公正查明事實,“只要是法院依法公正查明的事實,我都會承認”。李興華的辯護律師補充,檢察機關指控葉某等人為李興華兒子償還1840萬元賭債,僅是一種推斷,沒有有力的證據例如借條、收據等作為佐證,而且證人之間證詞相互矛盾,不應作為法庭證據採用。
  公訴人回應,被告人辯護律師的說法才是一種推斷,1840萬元是檢察機關綜合各方證言,並經過葉某對財務數據的指認得出的。
  庭審焦點
  李興華否認為企業“開綠燈”
  是否為企業“開綠燈”?
  對於檢察機關指控,李興華辯稱,自己沒有為企業獲得科技扶持資金“開綠燈”,因為科技扶持資金有層層把關,不符合條件的不可能進入。
  李興華說,起訴書指控的上億元科技扶持資金,並非都是他打招呼的。“只有一小部分我打了招呼。”而且他認為,即使是自己打招呼獲取科技扶持資金的項目,“也沒有一個因為我的犯錯而給國家造成損失,這些項目正在科技創新方面發揮重要的作用。”
  而時任產學研處處長盧進的證人證言則與李興華說法不同。盧進說,李興華主要通過三種方式向他打招呼:一是通過辦公室主任或副主任遞條子,要求對那些企業進行關照;二是帶他們到需要關照的企業調研,或讓他們聽企業的彙報;三是直接發短信,指定關照對象和內容。
  李興華反駁道,科技廳每年有幾千上萬個項目,有不少領導來打招呼,“有些項目數額很小,像醫療方面的,就幾萬元,有領導跟我打招呼了,我就把短信轉給相關處室。另外,我沒有讓辦公室主任或副主任去打招呼。”
  所收企業乾股價值多少?
  檢察機關指控,李興華多次笑納企業乾股來“隱性受賄”,摺合價值高達人民幣2160萬元。這幾乎占到他受賄款的一半。並且,為規避風險,李興華還讓侄女代持其中部分股份。在2012年底,廣州科技系統部分幹部違法違紀問題被調查,李興華擔心問題暴露,交待侄子用賣掉光電公司股份所得款項補交由該公司董事長墊付的股價款105萬元,其餘部分用於還兒子欠的賭債。有些乾股至案發前,李興華還未獲得分紅收益。
  李興華在法庭上提出,這些乾股自己並沒有獲利,而且對乾股市場價值的計算也有異議。
  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之中。
  林園、王東興  (原標題:妻兒外逃,李興華稱不知下落)
創作者介紹

reporter

dx19dxre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